玉夫人(上篇)‧欧阳秋眉以身犯险探翡翠‧发现新矿物扬名

玉夫人(上篇)‧欧阳秋眉以身犯险探翡翠‧发现新矿物扬名与其称欧阳秋眉教授为珠宝专家,倒不如称她为地质学家更贴切,地质专家之名也不是一蹴而就的,20余年的离乡背井,放弃养尊处优的生活而攀山越岭,只为一解宝石的密码。更因为外国人的一句话:“中国人最早用玉,却没有人写玉,是中国人的耻”,让热爱祖国的欧阳秋眉盼望翡翠得以扬名立万,从而成就了她钻研翡翠一生的使命。她冒着生命危险进入缅甸矿地一探翡翠的原生地,成为女性踏入矿地的第一人。她还在撰写论文时,成了首位发现新矿物“地生钠铬辉石”的矿物学家,这一重大发现,从而奠定了她的学术地位。欧阳秋眉的衔头很多,她是国际知名的珠宝专家,中国地质大学地质工程师,香港大学矿物学硕士,英国珠宝学会院士,扬真宝石有限公司董事长,香港宝石鉴定所所长,香港珠宝学院院长等……(还要下删100字)。这些衔头并不是天赐的,而是她一生都在努力学习的结果。与翡翠的结缘,也是从一出世就注定的了。祖籍广东梅县的欧阳秋眉出生在印尼勿里洞岛的矿业世家,中学就读雅加达巴城中学,父母任矿业高职,虽然她从小没下过矿地,却充满了好奇。想尽办法回祖国深造一直到新中国掀起青年返国深造热潮,才17岁的欧阳不甘于在家养尊处优,过着平淡的生活,决定冲出海外追求自己的梦想。“我们一家三代都在印尼成长,没回过祖国,但我觉得中国特别亲。想回去深造,却遭到家人反对。我费尽了唇舌来说服祖母让我当返国的先锋,我当时意已决,她们怎样也阻止不了。”最终,她带着祖母给的首饰傍身,孓然一身到北京修读高中去了。凭着满腔热情和对学术的理想,欧阳秋眉很快就适应了中国的生活。因家庭背景,因祖国需要,也因为爱跋山涉水,1954年毕业后她又选了很冷门的北京地质学院矿产勘探系,人人都劝说很辛苦,家人不同意,连老师也不赞成,但最终也拗不过她。性格外向又独立,使欧阳秋眉的选择非同凡响,她笑着说,她爱大自然,享受的不是物质生活而是精神生活,觉得愈辛苦,就愈能磨炼意志,因为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回想当时的选择,欧阳秋眉说,“地理老师说了这幺一句话,中国壮丽的大好河山,不知蕴藏了多少宝藏,也激起了我立志当地质学者,走遍祖国的山水,为国家寻宝探矿。”“当时我很胖,第一次登山还下不来,被同学讥笑,为了锻炼身体,我天天跑步,游泳练气,现在12个兄弟姐妹中就我的身体最好,都要拜年轻时锻炼所赐。”除了要爬山,地质学课程还用俄文来上,一念就是5年,因为勤奋,毕业时她还被留任做助教,一直到1974年移居香港,是为了要返回印尼老家。与家人分离20余年“当时印尼政府严禁我们回去,我就来香港再作打算。”没想到欧阳秋眉一离家,就与家人分离整整20余年。回家,就好像无止尽的等待,期间,父母亲也双双离世。母亲虽曾往北京探访,但经历父亲去世,她来到香港后,一等又是七八年,母亲也在印尼病逝了,待领到香港公民权,她才正式回到老家探亲。抵香港初期正遇上经济低迷,除了刚去香港的胞弟外举目无亲。恰逢香港大学地质地理系招聘化学实验员,凭着深厚的专业背景,在百余名应徵者中,她直接被录用了,薪水还比在中国时多,最后还晋升助教。努力学英文但是,香港最高学府都是用英文教学,让她受尽语言障碍折难,“我不懂广东话,英文又不好。”凭着过人的毅力,欧阳秋眉很快就冲破这个困境。心想以前受过了那幺多苦,难道就攻不破这一道墙吗?她开始背单字,听教学卡带,与人对话交流,甚至还有学生帮她补习。在短短两三年内,她考获了英国宝石学文凭;1981年考获美国宝石学院钻石学文凭,并取得了国际认可的珠宝鑒定师资格。40余岁时,经旁人鼓励,她接受了攻读缅甸硬玉矿物学硕士的挑战,1985年取得了香港大学地理地质系矿物学硕士。儿子跟随步伐设计玉石没想到,跟随母亲欧阳秋眉进入缅甸矿地的儿子严军,因为潜移默化,也对宝石产生了很大的兴趣。喜欢设计的严军目前是玉石的再造者,为玉石精心设计了时尚造型,努力翻新翡翠给人很老土的看法,如今,两人是最佳拍挡。在北京出生的严军,父母移居香港后,中学就读香港李惠利学院设计系,随后赴美国修读平面设计课程。返港后,参加了香港珠宝学院钻石、翡翠评估等教学工作,随后考获DGA英国钻石文凭,美国首席评估师MVP文凭,现为MVP香港中国区教学统筹。严军多年来跟随欧阳秋眉教授到缅甸和中国坪洲、揭阳、四会参加原料拍卖及交易活动,并协助母亲赴上海、南京等进行教学活动。他说,记得印象最深是在新加坡,有个女生问他为何年纪轻轻却从事翡翠设计工作,因为她觉得翡翠很老土。所以,他下定决心要改善人们的想法,积极投入了翡翠再生工作。外国人嘲笑激发专研翡翠当时,香港的珠宝业发达,翡翠交易兴旺,但因历史因素,翡翠业的人员素质不高,积累的经验也只能口口相传,无法总结成理论。欧阳秋眉发现这点阻碍了行业发展,后来发生的一件事更深深触动了她。一名西方学术权威在国际学术交流活动中问欧阳秋眉:“你们中国人连喜欢的翡翠都搞不懂,不觉得遗憾吗?”因为一句令中国人汗颜的话,欧阳秋眉下定决心研究翡翠,用科学方式解开翡翠的神秘面纱,为祖国争光。她抓住了这次机会,专注撰写翡翠研究的论文,却没有教授可以指导她,但使命感促使她完成这项艰难任务,她在暑假带着上百个样本返回北京寻求老师协助,在没有前人的资料下,一步一脚印走了过来。“毛泽东的矛盾论和实践论,对我后来的学术研究影响很大。比如我们看翡翠,因无前人之书可查,故不能因一点问题而否认全局,必须採取去芜存菁,去伪存真、通过现象抓本质的正确思维。”发现地生钠铬辉石奠定学术地位就在研究期间,地理老师突然发现样本里有一颗是新矿物,于是促她回到香港再作系统性的研究,并在最快的时间内发表出来。当时,欧阳秋眉非常激动,也找不回送她样本的主人,她返回香港后,立刻重新测定新矿物的化学成份及结构,再致函到英国寻求发表的机会,但对方却推翻了这个可能。接着,她于1983年在美国的权威学术杂誌上发表了有关发现“地生钠铬辉石”这种新矿物的文章,那一次,也使她成了首位在地球上发现地生钠铬辉石的矿物学家,这一重大发现,也奠定了她的学术地位。建全球最大翡翠资料库从翡翠身上发现到无限的可能,欧阳秋眉对翡翠更爱不释手,她有个心愿,就是要踏入翡翠的原生地,全世界5个产翡翠的国家中,90%都出自缅甸。但是,当时缅甸时局动荡,翡翠矿区局势不稳,去矿区要冒着生命危险。1999年,她在缅甸华裔矿主的全力帮助下成行了。当时她毅然立下遗嘱后奔赴缅甸,矿主还派保镖陪她进入考察,她也成了第一个进入缅甸矿物原生地的女性。她的疯狂行径甚至招来许多非议,可欧阳秋眉全不在意。她的足迹几乎踏遍缅甸帕敢所有矿区,在那里她收穫丰硕,此后的岁月,她又搜集了日本、俄罗斯、危地马拉等产地的翡翠样品,建立了全球最大的翡翠研究资料库。1999年,她更获得中国地质科学院荣誉研究员的名衔;同时在促进珠宝教学方面,作出了不少贡献,并获授予中国地质大学客座教授的名衔,成了宝石界的权威。/副刊‧报导:许柳青‧2009.0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