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树起火6人死‧掷筊3获圣杯答应冥婚‧黄志强和符秀玲愿意结为

撞树起火6人死‧掷筊3获圣杯答应冥婚‧黄志强和符秀玲愿意结为(霹雳‧金宝16日讯)怡隆大道金宝孖桥附近轿车撞树6死车祸中一对已经注册的夫妇黄志强和符秀玲,在寿板店员工的协助下,掷筊杯决定是否要在丧礼上举办冥婚,结果3次掷筊杯都是圣杯,这表示一对死者希望在黄泉路上结为夫妇,生死与共。死者黄志强和符秀玲同样是23岁,黄志强来自金宝,符秀玲则来自珠宝。他们二人的冥婚仪式于週五晚上10时进行,由永和寿板店员工负责安排。这项冥婚仪式一切从简,只是进行短短的十分钟,吸引了不少人前来围观。寿板店业者主持冥婚整个冥婚过程先是负责主持冥婚仪式的殡仪服务员为一对代表“新人”及穿上白礼服的纸扎人和一辆白色的纸扎花车开光,然后再由男死者的叔叔黄校杨和婶婶曹惠芳联同女死者的母亲杨玉燕一起为一对“新人”进行上头仪式,然后轮到后辈为一对“新人”敬茶。在上头仪式上,死者黄志强的母亲一直哭着要求儿子好好对待媳妇,并吩咐他们在黄泉路上恩恩爱爱。她说,“你们生前这样恩爱,又很想结婚,现在你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秀玲,你成为黄家的人后,就要好好保护我的儿子啊。”永和寿板店负责人邓顺喜告诉《》,他曾经有做过冥婚的经验,过去的冥婚都是为已经逝世的男女在阴间里寻找另一伴,以免他们在人间上留有对感情的遗憾,可是这次的冥婚却是二人在同一个车祸上去世,同时在灵堂上举办婚礼。他说,冥婚仪式与一般的华人传统结婚仪式没有多大的分别,包括有为新人上头和后辈敬茶仪式。“我们在为死者黄志强和符秀玲举办冥婚前,曾经在他们二人的灵堂前掷筊杯,以询问他们是否有意进行冥婚,结果3次掷筊杯都获得圣杯,这表示他们绝对同意在阴间结为夫妇,永不分离。”负责主持冥婚的喃呒刘义洪说,他已经有两三次在丧礼上同时为死去的夫妇或情侣举办冥婚的经验。他指出,黄志强和符秀玲的冥婚仪式已经很简化,也没有进行接新娘、生鸡拜堂及纸扎嫁妆等仪式。瞻仰儿媳遗容母哭晕轿车撞树起火酿6死惨剧中的死者黄志强和符秀玲夫妇,週五举行冥婚后,週六举殡。男死者的母亲“庶水”蓉瞻仰两名死者的遗容后哭至晕倒。蓉姐在举殡前的鞠躬仪式和奠祭仪式结束后,在亲人扶持下瞻仰媳妇遗容时,早已泪盈满眶的她即时号啕大哭,并在步离灵堂后哭着说:“阿强,阿玲,阿妈见你们最后一面,以后就没得见了。”不满摄记不断拍摄由于其中一名摄影记者不断拍摄,导致扶持她的亲人不满说:“不要再拍了啦,好心你们”。情绪激动的蓉姐步上轿车时突然晕倒,众亲友马上把她扶进车搽风油。此外,女死者的母亲杨玉意抱着孙女瞻仰死者遗容后,也哭着离开灵堂。男死者的叔叔黄校扬说,死者夫妇的骨灰将安奉在金宝火化场的玄归塔,灵冢比邻为伴,毕竟死者俩生前已分不开。两名死者家属没替死者安排特别的陪葬品,但女死者是穿红色寿衣。死者夫妇于週六上午在数十名亲友,包括3名特地从新加坡返乡的朋友送殡下走完人生最后一段路程,并由七八名生前好友扶灵。家伟和女邻居同在车祸烧死轿车撞树起火酿6死车祸的其中一名死者林家伟的女邻居,在他出事前的12天,也同样在车祸中被大火烧死。林家伟的父亲林清保说,他当时还对这名女子年纪轻轻就遇车祸去世感到婉惜,他万万想不到同样的事情,会发生在长子林家伟的身上。“儿子的女邻居今年29岁,她在出事前刚刚从吉隆坡调到槟城工作,并趁着自己还没有正式上班的时候到金马仑游玩,她在回去槟城途中于红泥山遇上车祸,当时她在着火的轿车内被烧死。”他提到,这名女邻居与儿子林家伟住在同一个组屋区。另外,死者林家伟的母亲叶美珍说,由于儿子是在车祸中被火烧死,他们决定为儿子进行火葬,骨灰过后会放在金宝华人义山玄归塔。叶美珍在儿子林家伟出事后就一直抱恙至今,但她仍瞻仰儿子的遗容。她平静地说:“不管他变成了甚幺样子,我都要看一看他。”在培元独中任职书记的叶美珍透露,学校的老师都有前来给她和家人精神上的支持。死者林家伟停柩两天,有不少亲友及来自柔佛的同事和朋友给他吊唁。女友送家伟最后一程死者林家伟的女友范小姐週六出现在举殡仪式上,亲自为男友扶灵,送他走完人生最后一程。范小姐强忍着泪水,与朋友一起为死者林家伟扶灵,她过后也跟随送殡队伍送男友到金宝华人义山火化场火化。在封棺仪式进行时,范小姐含泪走向林母叶美珍前面聊天。约有整百名亲友于週六聚集在金龙园的林家组屋单位外为林家伟送殡。林母叶美珍在最后的祭拜仪式上不断流泪,丈夫林清保走到她身边坐下,不断安慰妻子说:“阿伟会投胎的。”叶美珍在经过儿子灵车旁时不断说:“阿伟,你安息吧!”佩云骨灰安放怡保车撞树6人车祸中来自吉隆坡的死者苏佩云,其家人週五晚上11时许通过掷筊杯,获悉她希望骨灰安放在怡保的意愿。死者家人过后便决定将她的遗体送到富宝山庄进行火化后,再将骨灰安放在富宝山庄。据悉,家人希望把“安放骨灰”的决定交给死者,所以通过掷筊杯仪式找出答案。死者苏佩云于週六上午11时举殡时,死者亲友难掩悲痛之心,死者母亲颜亚兰在死者出殡仪式进行时突然嚎啕大哭,最后必须由亲友搀扶及安慰。另外,死者一名阿姨说,她于週五晚上梦见外甥女跟她道别,令她感到难过。‧2010.1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