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谎言时代的大谎言

大谎言时代的大谎言

来自马来西亚,现居风城。兴趣广泛的生物学家,研究工作之余,嗜好读读书、看看戏、写写作、骑骑车、踏踏青、逗逗猫。
试读连结

根据《联合报》 报导,今年的台湾很「假」!台湾2013代表字大选已揭晓,今年专家学者选出57个代表字,再由民众以电话来票选,投票22天共累积62,172通电话票选,「假」字以17,790票登上宝座,囊括近三成票数,票选的第二到十名分别为黑、毒、乱、谎、闷、混、真、醒、安、食。

是的,什幺都可以是假的,我们活在一个大谎言时代!这本《大谎言时代》(Bluff!Die Fälschung der Welt)就看似非常应景。《大谎言时代》作者曼弗烈.吕茨(Manfred Lütz)是德国人,曾于柏林和罗马学习医学、神学和哲学,是精神科医师、心理治疗师,也是神学家。

吕茨在《大谎言时代》中指出,就像电影《楚门的世界》(The Truman Show)一样,我们活在一个被设计好的人造世界,长久以来还以为里头的世界观是真实的。

心理疗法和卖膏药的差异

虽然身为精神科医师和,但吕茨却在《大谎言时代》大力批评心理学。他先吐槽佛洛依德(Sigmund Freud,1856-1939)的精神分析,并且也大肆批判心理疗法和卖膏药没两样,甚至心理治疗还发明「过劳」,让人以为他们过劳。

接着吕茨批评更虚假的媒体、广告,甚至连过度重视健康都被他攻击,最后他大力为教廷教会辩护,还指称教廷完全没碰大科学家伽利略(Galilei,1564-1642)一根毫毛,因为他什幺仪器和理论都没发明,并且他还宣称中世纪教会势力範围没有烧杀女巫。

其实吕茨在这本《大谎言时代》批评媒体和广告很有道理,对于心理学恐怕也有那幺一点道理,可是对科学的批评就完全似是而非,而且完全没道理的!是没错,科学对这个世界的认识还不完整,而科学研究的方法无疑是化约论,不过那是为了研究和教学的方便,如果真以为世界完全就只是用那些教科书里简单的方程式、定理和理论在运作,那就傻了,而且也不过就是迷信而已。

可是因为身为神学家的偏见,吕茨没有提到的是,宗教恐怕才是人类发明的最大谎言之一!被宗教在这千年来迫害和折磨的人,铁定比科学、心理学、媒体和广告的总和还多非常非常多!

神学信仰的谎言

宗教典籍全都是人写出来的,神在历史中也会演化,有兴趣可参考罗伯.赖特( Robert Wright)的好书《神的演化》(The Evolution of God)。科学知识也非绝对的真理,但宗教人士也别五十步笑百步了吧。

或许你可能以为我的工作是科学研究,所以才不同意《大谎言时代》所说的。但是,《大谎言时代》说的也没错,科学并无法告诉你人生的意义。你可以说进行科学研究很有意义,可是科学的目的是探讨事物之间的关连,本身并不探讨人生的意义。我并非是没有宗教信仰,只是我皈依信仰的「宗教」,并不承认一个永恆独立存在、万能无敌的神。这在吕茨心目中,和没宗教信仰的无神论者没两样吧。

如果要探讨人生的意义,非得要信仰上帝不可?要不是人文主义在文艺复兴时兴起,宗教可能不过是神棍在中世纪黑暗时代弄权的工具。人生的意义,或许无法在科学中找到答案,但可以在文学、音乐和艺术等等之中找到一部分。不信神的人,不见得就比信神的人还活得不精彩和没意义。信神或许能带来人生的意义和感动,但也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和绝对真理可能也无关。

德国虽然还算是基督教国家,国定假日也都是和基督教有关,但西欧上教堂的人每况愈下,不信神的人可能已超过信神的人,怪罪科学也没用啊。我自己也讨厌科学主义,但宗教人士也别只要科学介入就扣科学主义的帽子。过去用宗教来解释的自然现象,科学的解释和预测力更强了,科学的进步也养活了更多人口,让更多人过着史上最富足的生活,部分宗教人士就反过来指控科学强暴信仰,强用宗教经典中的隐喻来解释自然现象,这不叫做自取其辱,那什幺才叫做自取其辱?

信神的人不爱演化论,可是演化论是哪来的?还不是从神学来的,当初热心研究生物物种的学者,是为了要彰显上帝杰作的荣耀,这叫做自然神学(Natural theology)。结果研究深入了,才发现原来生物会演化,而且并非神创的。自然神学不是挖陷阱给自己跳,那什幺才叫做挖陷阱给自己跳?

神创论其实才是比科学更大的谎言,而且这个谎言还是个拙劣的大谎言。遇到还解释不了的,就推说「看吧,是神智慧的设计!」,完全不管逻辑和证据,这不是思想怠惰,什幺才是思想怠惰?这和玩推理游戏,猜不到答案,乾脆推给外星人有啥两样?反正外星人万能嘛,任何密室都进出自如,还可以用任何方法和东西,千里取人首级于无形啦XD

一神信仰与生命科学

吕茨在《大谎言时代》大力批判英国演化生物学家理察·道金斯(Richard Dawkins,1941-),因为他写了一本《上帝错觉》(The God Delusion),指出相信上帝的存在不仅是错误的,也会导致社会之间的隔阂、压迫和误解,同时宗教也是战争、性歧视等一系列问题的元兇之一。吕茨没有针对道金斯的理论反驳,只会说他理论太冗长,可是威力不容小觑。更怪的是,他认为道金斯最大的问题,居然是道金斯没有在《上帝错觉》写出他的学术成果,又提到道金斯取消和他的辩论,就说人家是因为基本教义派不喜欢和人讨论。

吕茨说演化论的信徒无法讚叹花朵的美丽和动物的壮观,这是十足的班门弄斧。进行学术研究是吃力又常常不讨好的,尤其是选择做演化生物学研究的人,要在经费和资源比其他生物学学门(如生物化学、分子生物学、生物医学等等)短少的情况下,进行更吃力的研究,为了还不是被生物多样性的美妙给迷上了!最爱在脸书上分享美妙动植世界的,大都是学演化论的朋友啊!我们学演化的,不仅也讚叹花朵的美丽和动物的壮观,而且还因为得知了其背后的演化机制,心灵上还更多享受了一份智识的感动!这可不是思想怠惰的情况下可以理解的哟~

不过,我也对科学捞过界解释神存不存在的问题很不屑。科学研究的是事物之间的关连,科学家可以举证历历说明世界上所有缤纷多样的生物全都是演化而来的,完全不可能是神创的,这是几乎无法否定的事实,可是这和神存不存在无关,因为后者根本不是个科学问题。无神论,也仅是个信仰而已。我身为无神论者,并非因为我是研究科学的,而是基于我的宗教信仰。

是没错,有很多科学家认为宗教和科学是完全不相容的,但也有少部分科学家是虔诚的教徒。宗教和科学相不相容,我真的不知道,但是理性的科学确实除掉了许多宗教迷信的恶,可能让宗教专注发挥该有的功能。神学家们,别再恩将仇报了吧~